您好!欢迎光临八桂书香  
  • 0771-5516050

广西多民族文学六十年 ⑥ 20世纪90年代:“新桂军”边缘崛起

2019/1/6 22:49:58   作者:黄伟林 广西文艺界   次浏览

    1990年,《三月三》第3期推出“广西青年30人作品专号”,聂震宁、凡一平、常弼宇、黄佩华、廖润柏(仫佬族,后来笔名鬼子)、黄堃、喜宏、沈祖连的小说,刘承辉、杨克、盘妙彬的诗歌,冯艺、黄神彪、庞俭克、包晓泉(仫佬族)、严风华(壮族)的散文,彭洋、杨长勋、张燕玲、黄伟林(壮族)的评论集体亮相。

    这个专号透露出来的信息是广西青年作家形成了团队,而且是作家与评论家联袂登场。

1.webp.jpg

    1990年,《上海文学》第12期同时推出喜宏、李希、黄佩华、常弼宇、小莹、岑隆业(壮族)的五部小说,这是广西作家在全国著名文学媒体的第一次集体亮相。

    1991年8月,在诗人杨克、曾健杰的协助下,诗人非亚、麦子、阿权主持出版了《自行车》第1期,当时的《自行车》第1期还寄生在《扬子鳄》身上,为《扬子鳄》总第10、11期特刊,本期标明“观念91·广西青年诗歌大潮”,广西青年诗人以其特有的方式开始集结。

    1993年,《当代》第3期同时推出常弼宇、黄佩华、凡一平、姚茂勤的四部中篇,这是文学新桂军在国家权威文学媒体的第一次集体亮相。

    1994年,《三月三》第4期推出“新桂军作品展示专号”,喜宏 、沈东子、          东西、黄佩华、凡一平、鬼子、常弼宇、沈祖连、姚茂勤、陈爱萍的小说,冯艺、庞俭克、彭洋、黄神彪、包晓泉的散文,黄琼柳、黄堃、盘妙彬、黄咏梅的诗歌,黄伟林、杨长勋、李建平、张燕玲的评论又一次集体亮相。

    “新桂军”,这是广西作家与评论家团队的一次重要命名。这个命名既是对民国广西军事业绩的致敬,也是对1993年文坛陕军崛起的呼应。正如20年代桂军曾经从镇南关到山海关所向披靡,30年代桂军领袖曾经在台儿庄立下丰功,“新桂军”的命名,自然寄托了广西作家冲击中国文学名刊,夺取中国文坛桂冠的愿望。黄伟林在《三月三》1994年第7—8期合刊发表《论新桂军的形成、特征和创作实绩》一文。后来,“新桂军”逐渐被“文学桂军”这个名字取代。文学桂军,成为90年代广西文学崛起的品牌标志。

2.webp.jpg

    值得特别指出的是,1994年,已经离开广西定居北京的林白在《花城》1994年第2期发表了长篇小说《一个人的战争》。《一个人的战争》既是个人化写作的代表,又是中国女性主义文学成果,它的发表,确认了林白在中国当代文坛作为女性文学代表作家的地位,王德威称“林白的小说仿佛要为千百同辈女子,写下‘一个人的战争’,一首变调的‘青春之歌’”。1999年以后出版的几乎所有中国当代文学史,都将林白纳入了专门评介的作家序列。而在《一个人的战争》之后,林白仍然创作了大量作品,而且大都成为评论家谈论的话题。

    还应该一提的是,1994年,《广西文学》第6期策划了“广西‘下海’作家作品专号”,李竑、梅帅元、张仁胜等“下海”作家发表了他们“下海”经商之后的文学作品。从这个专号可以看出,当时的广西文坛仍然充满着张力,作家在文学与商业之间徘徊,20世纪90年代的经济大潮同样席卷位置边缘的广西文坛。有意思的是,无论是执著于文学的作家,还是敏感于商业的作家,后来他们都获得了可观的成绩。

    站在新时代的高度回望,可以发现,1996年是文学桂军崛起的关键一年。

    这一年,张燕玲主持《南方文坛》全新改版。从此,张燕玲主持下的《南方文坛》虽然在体制上仍然属于地方刊物,却由于它的精英作者团队、前沿栏目设计、高峰话题策划和卓越品牌打造,成为中国文艺批评重镇、今日批评家摇篮,成为广西文学受到中国文坛关注的重要渠道。

3.webp.jpg

林白

4.webp.jpg

东西

5.webp.jpg

鬼子

6.webp.jpg

李冯

    这一年,《广西文学》第1期推出了由常弼宇、黄佩华、东西、凡一平、沈东子、陈爱萍、鬼子、李冯的作品所组成的“广西青年小说家八人作品专号”,文学桂军逐渐产生了它的领军人物。

    这一年,东西的中篇小说《没有语言的生活》在《收获》搁了一年后终于发表,并在两年后荣获首届鲁迅文学奖,使二十年前李栋、王云高《彩云归》的获奖纪录终于刷新。

7.webp.jpg

    这一年,鬼子以《农村弟弟》(《钟山》1996年第6期)、《走进意外》(《花城》1996年第3期)、《谁开的门》(《作家》1996年第5期)三部中篇小说揭开了他重返文坛的序幕,并自称,1996年起开始真正意义上的小说创作,真正理解什么是真正的小说,小说的本质是什么。

    这一年,李冯从广西大学辞去教职,开始了他自由作家的写作生涯,在《花城》杂志上发表了他第一部长篇小说《孔子》。

    这一年,广西区党委宣传部邀请三十名青年作家艺术家在宁明花山民族山寨召开“广西青年文艺工作者花山文艺座谈会”。与会代表就如何繁荣广西的文学艺术作了深入的讨论。时任宣传部长潘琦参加了会议,在总结会上作了《理清思路,强化措施,振兴广西文艺事业》的讲话。

    “花山会议”之后,1997年4月,广西百名青年作者创作会在南宁召开,与1993年的“陕军东征”对应,有论者称这是文坛新桂军“文学北伐”的誓师大会。

    1997年5月,广西首批青年作家招聘签约仪式在桂林榕湖举行,东西、鬼子、李冯、凡一平、黄佩华、沈东子、海力洪(回族)、陈爱萍八位小说家成为首批广西签约作家。这个具有创新意义的作家签约制度至今仍然被广西文坛津津乐道。

    1997年12月,中国作家协会创研部、广西作家协会、广西文艺理论家协会、《南方文坛》、《花城》杂志社和广西师范大学中文系数家单位联合召开东西、鬼子、李冯“广西三剑客”作品讨论会。

    1998年,《南方文坛》第1期本期焦点栏目分别发表马相武《造势当下的南国三剑客》、黄伟林《论广西三剑客》和朱小如《“挑战”广西三剑客》等论文,《南方文坛》1998年第2期发表了陈晓明的论文《直接现实主义:广西三剑客的崛起》。2000年,陈晓明在《南方文坛》第2期发表《又见广西三剑客》。“广西三剑客”,作为一个文学符号、文学品牌,终于定格。

    1998年,《青年文学》开辟“1998文学方阵”,以创作实力雄厚的省份为单位,集中展示最新的创作成果,每期一省,第二期展示的就是广西文学方阵,同时刊登了李冯、常弼宇、黄佩华、东西、鬼子、凡一平六位广西作家的小说。此举意味着文学新桂军已经进入中国文坛实力派阵容。《青年文学》主编黄宾堂认为:“广西文学近两年创作势头凶猛,大有井喷之势,不仅形成了一个有实力有后劲的创作群体,而且拿出了一批摆上当今中国文坛也不愧色的力作。”

    90年代,广西戏剧界也取得了骄人的成绩。杨波、惠国兴编剧的《瑶妃传奇》(大型桂剧)荣获戏剧文华奖,张仁胜、常剑钧编剧的《哪嗬噫嗬嗨》(大型彩调剧)和梅帅元、陈海萍、常剑钧编剧的《歌王》(大型风情壮剧)连续荣获曹禺戏剧文学奖。这些戏剧界最高奖项的获得,充分体现了广西戏剧文学的创作实力。当然,还应该提到的是,1998年,梅帅元开始了后来被称为山水实景演出的《印象·刘三姐》的策划和运作。

    1999年,北京《民族文学》发表黄伟林《边缘的崛起》一文,展示了文坛桂军崛起于20世纪90年代的创作实绩。从此,边缘的崛起,成为用来描述广西文学现象一个约定俗成的短语。

    批评家洪治纲曾经提出过一个问题:为什么广西这个经济和交通都并不是特别发达的边陲之地,却能够涌现出这样一群生机勃勃的文学生力军?

    洪治纲列举了东西、鬼子、李冯、凡一平、海力洪、黄佩华、沈东子、陈爱萍、光盘、映川、黄土路、纪尘、朱山坡、李约热、锦璐、凌洁等人的小说,冯艺、张燕玲、凌渡、徐治平、彭匈、包晓泉等人的散文,张燕玲、黄伟林、李建平等人的评论,刘春、非亚、谭延桐等人的诗歌,以及从广西走出去的林白、杨克、黄咏梅,他专门谈到《南方文坛》“这本刊物不仅为广西作家走向全国发挥了重要的推介作用,也为中国当代文学的发展提供了一个重要的理论平台”。面对他自己提出的问题,他的回答是,“广西的这种文学格局,犹如长白山的雾凇,是十几种甚至几十种因素合力而成的结果,它们缺一不可。”

    历史正是这样以合力的方式将广西文学推向了时代的前沿。

    (待续)


畅销书排行榜

八桂书网 | 当当网 | 亚马逊网

桂版获奖书籍>>

五个一工程奖

国家图书奖

中国出版政府奖

中华优秀出版物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