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八桂书香  
  • 0771-5516050

广西多民族文学六十年 ⑦ 21世纪00年代:诸文体风生水起

2019/1/6 23:15:05   作者:黄伟林 广西文艺界   次浏览

    新世纪,两位曾经在广西文坛影响卓著的小说家有了新的人生定位:聂震宁全力以赴从事出版业,终于成为中国出版界重要的出版家;梅帅元创造性地推出《印象·刘三姐》,成为中国山水实景演出创始人。

1.webp.jpg

2.webp.jpg

    更多的广西作家仍然在文坛耕耘。

    2000年,白先勇在《收获》第5期发表了长篇散文《少小离家老大回》,文章说到白先勇自1944年湘桂大撤退时离开桂林,五十六年未曾回过临桂老家山尾村。贺知章《回乡偶书》的诗意终于在白先勇的作品中回响。白先勇的作品绝大多数都是首发于台湾,《少小离家老大回》是否他首发于中国大陆文学期刊的第一个作品呢?

    2000年6月23日,刘春创办了网络版扬子鳄诗歌论坛,这是中国大陆较早的诗歌论坛,也是中国大陆创建最早的网络诗歌论坛之一,它延续了《扬子鳄》诗刊的精神,为广西青年诗人创造了一个自由的直接交流的空间。

    2001年,凡一平发表《理发师》。《理发师》与凡一平1999年发表的《寻枪记》这两个中篇小说在文学界影响并不卓著,但却以其独特的文化内涵和情节构思受到电影界的关注。先是青年导演陆川看中了《寻枪记》,将之改编成电影《寻枪》,后是画家陈逸飞看中了《理发师》,也拍成了同名电影。后来,凡一平还有多部小说被影视界拍成影视,成为最受影视界关注的小说家之一。

3.webp.jpg

    2002年,鬼子继东西之后,以中篇小说《被雨淋湿的河》荣获第二届鲁迅文学奖。世纪之交广西作家连续两度荣获鲁迅文学奖,充分显示了文学桂军的创作实力。

    2002年4月,1999年在北流创刊的民间诗歌刊物《漆》组织了首届广西青年诗会。这个诗会是广西诗人的一个新的集结。《扬子鳄》《自行车》《漆》三个民间诗刊均在会上亮相。

    2003年,梅帅元“五年磨一剑”的山水实景演出终于“原形毕露”,广西美术出版社《阳光之旅》杂志推出“印象·刘三姐”专号,2004年,正式演出的《印象·刘三姐》在遭受市场冷遇不长时间之后大获成功,成为旅游演艺领域的“中国创造”。

    新世纪第一个十年的广西文学有三个女硕士值得关注。

4.webp.jpg

    2002年,在美国爱达荷大学获得电机工程硕士学位的陈谦,分别在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了她的第一个长篇小说《爱在无爱的硅谷》,在《小说界》发表了中篇小说《覆水》。不过,这仅仅是她的开始,数年后,在《收获》上发表《特蕾莎的流氓犯》,使陈谦得到了更多的关注。

    2004年,映川、黄咏梅两位女硕士,同时发力。陈谦、映川在《人民文学》发表中篇小说《我困了,我醒了》和《不能掉头》,黄咏梅在《人民文学》发表短篇小说《勾肩搭背》和《草暖》。映川小说既有传统小说的情节结构,又有现代小说的哲理探寻,还有当下中国现实的各种社会文化心理的渗透。黄咏梅小说洋溢着珠三角文化圈的地域风情、语言风韵以及对这个中国成长最为迅猛的发达地区底层社会的体察入微的人文关怀。

    2004年7月1日,上海《文学报》以整版篇幅发表黄伟林《从花山到榕湖——漫谈近年广西文学创作》一文,对广西90年代以来的文学创作进行了高度评价。

    2004年12月11日,广州《羊城晚报·花地副刊》在“在现代性的焦虑中突围”的标题下以整版篇幅介绍广西文学。这是《羊城晚报·花地副刊》策划的华文文学巡礼的第二期,第一期介绍的是江苏文学。在权威性大众媒介眼里,广西文学处在了中国文坛的前沿地带。

    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编的《中国文情报告(2004—2005)》专门收了贺绍俊撰写的《广西群体的意义》一节,时任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所长杨义指出:“在这部中国文情报告中,‘广西群体’是唯一以专节加以报告的区域作家群。”他认为:

    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广东经济社会快速发展,带动了广东文化的跃动,使广东成为领时代风气之先的区域,广东文化逐渐有了成为岭南文化代名词的趋势。广西文化由于与广东文化渐渐拉大的差距而被人们所淡忘和忽略,这种情景,直到上世纪末的最后几年里才有了些许的改变。造成这种改变的文化现象之一是近十年来广西文学的崛起,即以“广西三剑客”作家为代表的一批中青年作家的作品在中国文坛造成影响,形成一个有鲜明特色的作家群群体。

    2006年,一个颇具创意的文化推广活动“广西文化舟”开进了北京,文学桂军自然是这个文化舟的主力,东西、鬼子、凡一平、张燕玲、梅帅元、张仁胜等文学桂军主力走进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中央民族大学等著名高校,讲述广西的地域风情和文学故事。

    2006年,一批中国著名的文学评论家纷纷在多种权威性的报刊上撰文,热情地肯定了20世纪90年代以来广西文学所取得的重要成就,其中主要有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陈建功的《勇敢的推广 谦虚的请教》、《人民文学》主编李敬泽的《广西:创造力的来源》、北京大学教授陈晓明的《有一种性格和精神的广西文学》、北京大学教授张颐武的《边缘的崛起》(《文艺报》2006年6月15日)、暨南大学教授洪治纲的《愉悦的见证——来自广西的文学冲击波》(《人民日报》2006年6月9日)、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张柠的《广西的文学精灵》(《光明日报》2006年6月9日)和《小说选刊》主编贺绍俊的《为当代文学创造关键词》 (《光明日报》 2006年6月9日)。

    2007年,贵阳《山花》的“中国文学版图”栏目里,继介绍北京作家群之后,发表了黄伟林《全面突围与边缘崛起——论20世纪90年代以来文坛新桂军的小说创作》一文,全面介绍广西小说家群。

    新世纪的第一个十年,文学桂军在小说、诗歌、散文、戏剧各个文学门类均有可观的建树。

5.webp.jpg

6.webp.jpg

    小说方面,林白的长篇小说《万物花开》《妇女闲聊录》《致一九七五》发表后均引起评论界极大反响;东西推出其苦心经营的第二部长篇小说《后悔录》,得到批评界广泛好评;鬼子完成了由《被雨淋湿的河》《上午打瞌睡的女孩》《瓦城上空的麦田》三部中篇小说组成的“悲悯三部曲”;李冯为张艺谋编剧了武侠大片《英雄》《十面埋伏》;“广西三剑客”之后,李约热的《戈达尔活在我们中间》《李壮回家》《青牛》《涂满油漆的村庄》等作品引起文坛广泛关注;朱山坡从诗歌创作转到小说创作,发表了《我的叔叔于力》《跟范宏大告别》《陪夜的女人》等力作;凡一平继《理发师》之后,又创作了《投降》《怀孕》《扑克》等有影响的作品。值得注意的是,林白之后,一批广西女性小说家脱颖而出,除陈谦、映川、黄咏梅之外,还有纪尘(瑶族)、锦璐、凌洁、贺晓晴、辛夷坞等人。纪尘的《九月》《演员莫认真》、锦璐的《灰姑娘》《美丽嘉年华》、凌洁的《幸福嫁衣》《怀念父亲》皆在文学界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尤其值得一提的是辛夷坞,她成名于晋江原创网,2007年连载长篇言情小说《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引起广泛关注,该书很快由朝华出版社正式出版,后来改编为电影获得金像奖、金鸡奖、百花奖等奖项。

    诗歌方面,盘妙彬、刘春、刘频、非亚、庞白等诗人渐成气候,成为广西诗坛代表人物。

    散文方面,冯艺从诗歌创作转入散文创作,连续推出《桂海苍茫》《红土黑衣》两本散文集,将诗情、哲思、人文体验融为一体,前者侧重八桂大地的历史文化叙事,后者侧重广西山川的民族文化叙事,开辟了广西散文创作的新途径;张燕玲以批评家身份介入散文创作,发表了《此岸彼岸》《耶鲁独秀》《朝云朝云》等一批力作,情系两岸,思接东西,理含古今,充分显示了批评家视野的阔大、情怀的高远和境界的深邃;严风华的长篇散文《一座山,两个人》竭力从土地那里寻找精神支持,出于最质朴的对于土地的情感,他选择了对自然乡野的回归。在长达十年的山野生活体验中,“用一座山来构造我的心灵之窗”-,力求悟道,力求提升个人的精神境界;彭匈一批忆旧散文夹叙夹议,言语诙谐,叙事记人皆有意趣。2007年,《广西文学》推出“重返故乡”栏目,栏目持续十多年,既唤醒了广西作家的土地意识,又催生了一批可圈可点的散文佳作。

7.webp.jpg

8.webp.jpg

    戏剧方面,齐致翔、杨戈平、王志梧的 《大儒还乡》(桂剧)集多项国家奖励于一身,荣获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优秀剧本奖,入选2005—2006年度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十大精品剧目,荣获全国第十二届文华奖文化剧目奖;常剑钧的《天上的恋曲》(现代壮剧)入选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重点资助项目。值得特别提出的还有,张仁胜的实景演出剧本创作,诸如《天门狐仙》《康熙大典》《文成公主》《武则天》等等,张仁胜的实景演出剧本,为中国实景演出注入了丰满的戏剧性、浓郁的文学性和鲜明的思想性,独具一格,使中国旅游演艺的人文内涵获得大幅度提升。

    显而易见,新世纪的第一个十年,文学桂军携90年代边缘崛起的雄风,八面来风,风生水起。(待续)


畅销书排行榜

八桂书网 | 当当网 | 亚马逊网

桂版获奖书籍>>

五个一工程奖

国家图书奖

中国出版政府奖

中华优秀出版物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