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八桂书香  
  • 0771-5516050

长乐未央——聂震宁小说选《长乐》新版研讨会在京举办

2019/1/11 19:35:00   作者: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次浏览

25.webp.jpg

  1月9日,由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主办的“长乐:文学创作与出版生涯——聂震宁小说选《长乐》新版发布暨研讨会”在京举办。该书为著名出版家、作家聂震宁具有个人风格的文学代表作之一,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于该书出版20周年之际推出精装纪念版。王蒙、邬书林、王志成、于瑮、卜键、郝振省、马国仓、白烨、陈晓明、贺绍俊、潘凯雄、臧永清、肖启明、东西、曹光哲、李频、聂震宁等文化界、新闻界、出版界专家学者齐聚广西大厦,举办了一场隆重的图书研讨会。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张艺兵,总裁姜革文等出席,总编辑汤文辉主持研讨会。

  20年风雨征程,见证了聂震宁与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齐头并进、锐意进取的身影。20年来,聂震宁从一位青年实力作家到一位著名出版家、全民阅读推广人,在多个领域都取得了不凡的成绩;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从一家以教育出版为主的单体地方出版社发展成为一家具有成熟完整产业链的跨国出版集团。此次《长乐》再版,表明聂震宁对自己作家身份的珍视,也体现了作者对出版社一如既往的信任。

26.webp.jpg

  研讨会上,与会专家学者围绕新版《长乐》进行了多角度、全方位的解读,对该书的语言风格、文学价值、文化属性、再版意义等方面展开了深入且具有建设性、总结性的对话交流。与会人士一致认为,《长乐》一书系聂震宁在文学创作领域的阶段性成就与极具文学创作力的代表作,具备了历经时间淘洗而不改光泽的文学品质;新版《长乐》既是“出版家”聂震宁对“作家”聂震宁此前文学历程的致敬与回望,也是对今后重拾文学创作的期许和自勉。本次研讨会,既是中国文坛2019年的开年盛举,也是中国出版界一个颇值得重视的事件。

王蒙:《长乐》给我以惊艳之感

27.webp.jpg

  文化部原部长,著名文学家王蒙先生对《长乐》的文学价值给予了充分的肯定,认为这部小说给了自己惊艳之感,体现了独特、浪漫和从容的特征,“二十年后看着仍然很新鲜”,并鼓励聂震宁保持文学创作。

  “这几天开始阅读《长乐》,对我来说是一件非常愉快的事,因为我感觉可以用‘惊艳’两个字概括。”

 “第一,它非常独特,有独特的地域、独特的风习,尤其是独特的题材。我最惊讶不断有各种动物出现,有熊、鸟等,太惊人了,别处没有看过。”

 “第二就是他的浪漫。这种浪漫我认为是一种聪明的浪漫、一种稳定的浪漫、一种淡淡的浪漫,没有声嘶力竭、没有太多的煽情,点到为止,也没有太明显的挑逗,但是你又觉得他除了日常生活以外,里头有一种幻想、有一种追求、有一种愿望、有一种使我们生活更增添一些活力、增添一些热度,乃至于增添一点趣味的东西。”

 “第三我说他是从容,既是浪漫又是从容的。他写的角度实际很刁钻,和流行的作品都不一样。像《暗河》不光是故事浪漫、人物浪漫、熊和米浪漫,连河都浪漫,连地质构造、土地结构也都浪漫,这也是很有意思的事。”

邬书林:生动呈现了那代人生活的喜怒哀乐、浪漫与幽默

28.webp.jpg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原副局长、中国出版协会常务副理事长邬书林笑称聂震宁是“三栖人”,既是出版人,又是阅读推广人,又是作家,这本书里面有聂震宁自己的影子。

  “聂震宁先生这本书我认为是写他自己,书里边许多地方有他的影子,看完以后很感动。他的母亲和他的照片放在前面,整个书怀着对家乡、社会、亲人的感情,是那个时段国家和社会生活的再现。聂震宁先生文笔很好,生动呈现了那代人生活的喜怒哀乐、浪漫与幽默。”

王志成:《长乐》一书,有思想、有态度、有情怀  

29.webp.jpg

  中宣部出版局巡视员副局长王志成从管理者的角度分析,《长乐》的再版体现了作者三方面的实力。

  “《长乐》语言犀利幽默、文字优美简洁、情感耿直和浪漫,能够感受到聂震宁先生字里行间的家乡情怀和盼家乡美好的情怀。”

  “第一,内容好。我觉得这本书内容有思想、有态度、有情怀。有思想,全书文章形成系列的整体,透过家乡点点滴滴小事,反映很强的思想脉络。有态度,一直贯彻聂震宁先生知足常乐、知不足常乐,还有喜欢南方的秋天这种态度,整体表达聂震宁乐观的态度。有情怀,始终在书中表现出来,心中始终信奉‘文学创作是一条不归路’,聂震宁先生不管行商还是做官,都表达了对文学的坚持和执着。”

  “第二,读者喜欢。我个人表达为文字美、语言简单、道理深刻,读后确实有通俗易懂的文字写出大道理的感觉。”

  “第三,出版社用功。首先,出版社非常有眼光,二十年前就出版了聂震宁先生的书,而且近些年广西师大出版社长足发展,为整个出版做精做强打下很好的基础。其次,有感情,出版社做这件事情,是对老领导、老作者,同时也是对家乡作者怀有深情的体现。”

于瑮:体现了聂震宁对广西“不忘初心”的赤子情怀

30.webp.jpg

  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政府参事于瑮认为,聂震宁的经历不但代表一个人的拼搏与奋斗,也是广西文化、出版人才和成就的美好形象展示。

  “这本书的再版对于聂先生以及广西都有十分重要的意义,一方面由于该书本身具有经历时间的淘洗而带光泽的文学品质,据说聂先生二十年来在网上不断收到读者要求再版的呼声,可见本书的文学价值和文化属性,已经在读者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记。另一方面这本书也代表聂先生对从事文学创作志向以及作家这一身份的敬重与体认。更重要的是,在值得纪念的时刻,聂先生再次把个人重要的文学代表作交给广西师大出版社出版,表明他对我们广西‘不忘初心’的赤子情怀。”

郝振省:《长乐》再版是聂震宁回归作家身份的信号

31.webp.jpg

  中国编辑学会会长郝振省从小说文本入手,解读了“长乐人”的秘密,认为小说有“阿Q的风格、鲁迅的笔法”,《长乐》再版是一个前奏曲和信号,表明聂震宁回归了作家、文学家的身份。 

  “长乐有那么一种感觉,长安之乐不笑天下可笑之人,包容天下难言之事,这种长乐是一种宽乐,而且是一种深度的心乐。”

  “和他交往过程中,他更多是以出版家、编辑家形象出现,以人民文学出版社社长、中国出版集团总裁形象为佐证。而离开总裁岗位,作为韬奋基金会理事长,他更多是以国民阅读和全民阅读形象大使,及全民阅读专家身份出现。所以这本书送给我之后,我感觉到他是回归了他作家、文学家的身份。”

  “对于《长乐》,我觉得十个字:‘阿Q的风格、鲁迅的笔法。’有点像阿Q精神胜利法的感觉,自欺欺人、欺软怕硬,吃不到葡萄的时候说葡萄酸,当自己吃上葡萄的时候害怕别人说葡萄酸,是这么一种心理。”

潘凯雄:《长乐》是历经时间沉淀的文学佳作

32.webp.jpg

  中国出版集团公司党组成员、副总裁潘凯雄对比了20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文学创作,提出《长乐》并没有过时,是历经时间沉淀的文学佳作。

  “聂震宁先生有一些短篇五六千字真的非常精致。他分了三集,尤其第一集‘快乐的故事’篇篇非常精彩,应该说是短篇小说的经典。在中国特定大环境下,能坚持写这样非常精致的东西不容易,它不光小巧玲珑,还有很厚重的味道,每一篇都有不动声色又很有味道的东西。”

  “中国现代出版业起步以来,一个重要的经验就是需要专业化的出版人。纵观我们现代出版史,但凡做得好、存活时间长的出版社,其掌门人一定非常地专业化。聂震宁先生他把专业化和产业化结合得非常好。”

臧永清:出版是聂震宁更大的“写作”

33.webp.jpg

  人民文学出版社社长臧永清指出,聂震宁是富有创作激情和深厚文化底蕴的作家,在文学语言上有很深的造诣,因为工作原因离开文学创作,实际上出版是聂震宁更大的“写作”。

  “在聂震宁先生这部小说中,我们看不出跟那个时代联系太多的影子,但是他写了另外一方面,比如对国民性批判,对边地风情的描摹,包括对人性的一些拷问。我特别有兴趣的是他的文字,那个地方的方言和官话完美的结合。”

  “1994年以后,聂震宁先生因为做出版工作的关系,小说写作可能停下来了,我想说其实他在做更大的写作:他做漓江出版社、做人民文学出版社,乃至最后做中国出版集团都做得非常好。聂震宁先生在人民文学出版社工作三年多,但是他当时的创造到现在我们还在享受,比如中学生课外阅读,现在我们叫新课标,2018年还出;包括当时引进的《哈利•波特》到现在还做,而且发货越来越多。这就是出版家给社会的贡献,这就是出版家的大智慧。”

马国仓:故乡情、文学梦、读者芯、出版人

34.webp.jpg

  中国新闻出版传媒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马国仓未能亲赴现场,广西师大出版社集团总裁姜革文代为宣读发言,马国仓从《长乐》中读出了聂震宁的故乡情、文学梦、读者芯、出版人。

  “第一是故乡情。每个人都有故乡,生于斯,长于斯,谁不说家乡美。作为作家的聂震宁先生,其观察和笔触都十分细腻,充满对家乡的怀念,写它的好和不好,都充满爱,这让聂震宁先生笔下的小城活了起来,让人有想去看看它的冲动。《长乐》是作者对家乡感情的书写,书比人长寿。”

  “第二是文学梦。在大多数认识聂震宁先生的人眼里,他是卓有成就的出版大家。但对于聂震宁先生而言,其初心是成为作家,然后才是出版家,也就是他心里始终装着文学梦。与他自己在《长乐》新版自序中流露的一样,‘文学创作毕竟是我此生第一爱好’。”

  “第三是读者芯。读《长乐》很快乐,因为这部作品很接地气,作者写得很流畅、很生动、很幽默,笔触像散文一样优美,内容又像故事一样吸引人。他心中始终装着读者。”

  “第四是出版人。聂震宁先生与出版有缘,并创造了人生的辉煌,干出了一番事业,这不得不说与他年轻时候的文学创作直接相关。正因聂震宁先生创作《长乐》获得文学大奖,才能以作家的身份游刃有余地联络作家,出版精品,成就自己。”

陈晓明:聂震宁的作品是文学史的“漏网之鱼”

35.webp.jpg

  北京大学人文学部中国语言文学系主任陈晓明从文学史的角度切入,认为聂震宁的作品有很丰富的文学价值,但在当时没有引起充分的注意,也没有得到充分的挖掘,是文学史的“漏网之鱼”。

  “《长乐》把80年代的文学精神、文学风貌重新呈现出来,不是对过去简单的再现,而是把过去和现在结合在一起,这说明聂震宁先生当年的作品在今天也具有生命力,也说明当年的文学作品在我们如今看来,具有丰富性和复杂性。其实,聂震宁先生的很多作品写在85、86年左右,那个时候有‘八五新潮’,分现代派和学院派,但他属于漏网之鱼,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对那段时期的文学应该有更深刻的反思。”

  “聂震宁认为《长乐》是一个人,这里边意味无穷。可以看到这么一种小说,它非常平易、轻松、自在地把长乐的风土人情书写下去,它的可贵恰恰在于它的日常性和寻常性。我们也常说以平凡处境抒情是小说最难做到的一点,聂震宁先生笔下的人和狗却很温馨。”

 “王蒙先生说作品中有很多动物,动物文学是后现代非常重要的主题。《发现动物》引起现代伦理学新的发生和一个阶段,在你作品中这么活跃,而动物和人,在80年代是人性论,但是你那么早就把动物写得那么亲切,所以我觉得研究生态文学的要重新研究你的作品,你的作品最早为生态文学提供了新的主题。”

卜键:小说里的味道,一下子沁入心里边

36.webp.jpg

  著名文史专家原国家清史编纂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卜键多年以前读过《长乐》,小说浓浓的味道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记。

  “我读聂震宁的《长乐》,之所以一下子记住,还是因为他小说里的味道,一下子沁入心里边。现在有一些热词、有正能量的词,比如‘故乡’,我看《长乐》也有点从观察故乡的角度去写,写的这个长乐县城一篇接一篇,非常欢乐,但是还是一种臃肿的、芸芸众生的欢乐。小说《金瓶梅》写那些市井的快乐,除了吃不饱,其他都很快乐。我总觉得聂震宁先生写这些的时候,文字非常干净漂亮,宁静叙述这些事的时候,看似不经意,却有一种悲悯的情怀和视角。”

白烨:聂震宁建构了长乐的文学世界

37.webp.jpg

  著名评论家白烨将《长乐》看作聂震宁回顾自己生命的一种方式,分享了自己的阅读体会,称自己是将《长乐》当作散文看的,在文体和写作方式上别具一格。

 “《长乐》虽然定位为小说,但一开始我是按散文看的。尤其他作品中提到的很多地名、历史全都是有案可查、有理有据,还有他书里头一开始印着他和他母亲的照片,都有纪实性,所以我说它像散文,某种程度上可以看作散文化的小说,或者小说化的散文。文体上可以看到这个特点,而文体上这样一种打通或者跨界,恰恰是80年代写作非常重要的特征。文体是这个作品的特点。”

  “我们今天看80年代文学的时候,可以概括出伤痕文学、改革文学、知青文学、归来者文学、朦胧时期思潮,但是把《长乐》归到哪个地方都不行。硬是把它往哪里归的话,好像跟寻根有点关系。它实际上虚构了一个长乐,把长乐构造成一枚邮票。书里头很多地方写长乐,其实却没有这个地方,他给我们构建了长乐的文学世界。”

贺绍俊:《长乐》是一部具有前沿性、先锋性的情境小说

38.webp.jpg

  著名评论家贺绍俊觉得《长乐》的再版十分必要,这部小说是聂震宁阶段性的创作成果,具有前沿性、先锋性,并将这种独特的创作方式称为“情境小说”。

  “《长乐》虽然是再版,但是我感觉很有必要,这是聂震宁先生80年代写的一本小说。80年代是文学最热闹的时候,文学不断在变化,就像‘有创新的火在后边追着我们’一样。80年代我也读过聂震宁先生的小说,但是根本没有停下来好好想一想,一个新的东西出来马上就看。”

 “《长乐》创作的特点我称之为情境小说,就是写情境,不是写故事,也不是写人物,他把长乐当成一个人物,这个人物用‘他’指代,是人的‘他’而不是物的‘它’,作品中的‘他’都是指的长乐这个地方,这恰好是其独特之处。如果他没有新的想法,就会写长乐人怎么想,可他不写长乐人怎么想,他说‘长乐’怎么怎么样,‘长乐’有意见了,这很有意思,所以我管它叫情境小说,把情境营造出来,恰好体现短篇的效果。在80年代那个环境中都能看出他的前沿性、先锋性,这本书时隔20年再版,非常非常有价值。”

肖启明:《长乐》的出版与聂震宁的人生轨迹紧密相连

39.webp.jpg

  商务印书馆党委书记肖启明是《长乐》首版的责编,他回顾了20年前出版《长乐》的过程,认为该书的价值在于超越派别,超越时代,“文学是他的初恋”。

  “1998年,我们的前辈刘硕良先生要去北京,希望聂震宁的书尽快出版,而且是放在广西师大社出版,觉得找我比较合适。在那以前,我心目中的聂震宁先生是出版的聂震宁,对文学的聂震宁知道得少。1998年因为有这个缘分,后来追随聂震宁先生到了北京,我到北京待了十年。

  “到今天二十年过去了,重印这本书的时候,聂震宁先生在出版领域风生水起,做了很多事情。从人民文学出版社社长到中国出版集团的总裁,这二十年来,纵观聂震宁先生的经历、聂震宁先生的作为,更加能够深刻说明,如果聂震宁先生不做出版的话,出版史该怎么写,那是大问题。好在我们聂震宁先生二十年之后回归文学,文学是他的初恋。刚好2018年,聂震宁先生从中国出版集团退休,开始新的生涯,不忘初心,重新回到文学,这本书的出版如此紧密地和他的人生轨迹联系在一起。”

曹光哲:《长乐》是广西地域文化的记录

40.webp.jpg

  广西出版传媒集团总编辑曹光哲从地域文化的角度出发,认为《长乐》是一部文化底蕴深厚的文学作品。

  “聂震宁先生是广西出版的骄傲,在广西出版人看来他就是一座高峰。我们感觉到一个著名出版人他首先是扎根在坚实的土地上的,然后挺立在时代的潮头,他把土地上所有的积累与营养内化为自己文化的底蕴。如果没有扎实的土地,没有敢于站立桥头的勇气,我想,成为出版家也是空的。所以从广西地域文化史角度来说,我把这本小说看作是地域文化的记录。”

  “《长乐》是一本可以作为编辑的教材、了解广西的教材。因为聂震宁抓住了最根本的东西,最后形成《长乐》这本小说,我们读这本小说能感觉到那个时代的记忆。”

李频:在出版家之外,发现了作家聂震宁

41.webp.jpg

  中国传媒大学编辑出版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李频对聂震宁的出版生涯十分熟悉,《长乐》使他在出版家聂震宁之外,重新发现了作家聂震宁无比丰富的世界。同时,作为改革开放出版史的研究者,李频认同《长乐》独特的文化价值,也重新认识了广西师大出版社在改革史中的地位。

  “对于专业研究出版的我来说,自以为熟悉的前院长、前同事,陡然觉得变着如此陌生,出版家聂震宁之前的作家聂震宁,原来内心世界如此丰富,他笔下广西壮乡山水人物如此天然,所创作的作品在二十年后依然耐读和引人深思。”

  “聂震宁先生在改革开放出版家群体中有一席之地。如果《长乐》是聂震宁先生的文学代表作,其中《长乐》对西方文化批判性地吸收,表现在创作内涵上是明显的,而这首先映照了80年代桂林文学界的开放,改革文学‘创作’表现手段、方式方法,以改革促开发,《长乐》凝聚并尝试这一规律和经验。”

  “这本书还让我重新认识了桂林和广西师大出版社在中国改革开放出版史上的地位,认识广西师大出版社和漓江之间,以开放促改革的文化样本意义。因为开放以及开放促成的后发优势,广西师大出版社短短几年发展成思想卓越、底蕴深厚、影响深远的跨国集团。”

聂震宁:做文学是我的初衷,也是我的初恋

42.webp.jpg

  著名出版家、作家,《长乐》一书作者聂震宁发表感言,对王蒙先生和各位专家学者的到来和广西师大出版社的精心筹备表达了由衷的谢意。聂震宁述说了自己与王蒙、各位嘉宾及广西师大出版社的交往,为本次研讨会倍觉欣慰。对自己在文学写作、出版工作、阅读推广三个领域的成就,聂震宁表示,“做文学是我的初衷,也是我的初恋”,“我会追随王蒙先生写下去”。

  “一部小小的小说选,惊动了我最尊敬的王蒙老师,还有诸位朋友,坐了一下午,我感到过意不去,真的很感谢。”

  “首先,表示感谢。不管怎么说,先感谢王蒙老师。德高望重的王蒙老师在我一生当中给予非常多的支持,感谢在座每一位的到场支持,感谢广西师大出版社的厚爱,为我准备了这么高规格的研讨会。东西有一句话很打动我:‘给作家开了那么多次研讨会,终于给你开研讨会了。’我确实这几十年为很多作家开研讨会,把作家成就视如己出,现在终于给自己开研讨会了。”

 “第二,欣慰。没有让大家感觉很无聊,每一位的发言都确实精彩,我觉得比我的书要精彩得多。欣慰是什么?没有让大家白忙活。没有让王蒙老师觉得,看我这个小说太费劲,不知道说什么好。欣慰的是没有让大家浪费时间,有一次文学交流、情感的交流。另外,我也提高了信心,我的文学作品研讨会 1982年《广西日报》开过,此后就没有再开,全国层面没有开过。我不知道到底像我这样行不行,都68岁了还行不行。王蒙老师在会前跟我说,你得写,不写太可惜了,难得浪漫,又有奇特,又有如何如何,给我很多鼓励。”

 “第三,要珍视自己的身份。一本书出来敢找专家开研讨会,需要一点勇气。每每想到王蒙老师、李国文老师成就满满,于是感觉到我有一些荒废,尽管做出版也有一点成就。我珍视自己的作家身份,也珍视诸位对我寄予的希望,可以说做文学是我的初衷,也是我的初恋。

  “我要追随王蒙老师写下去,王蒙老师今年84岁高龄,他给我带的《人民文学》杂志今年第一期,刚刚发表他的小说新作《生死恋》,非常好,依然是王氏风格,那我就追随王蒙老师继续写下去。王蒙老师84岁还在写,我68岁有什么理由不写?王蒙老师今天能出席这个会,我有什么理由不按照他的要求继续写下去,有什么理由不按照大家意愿写好?就凭着广西师大出版社对我的厚爱,我得把小说写下去,不能今天给我开研讨会,相当于‘追思会’——再没有了。《长乐》短短六千字,已经让我快乐了几十年,不能再依靠《长乐》。”

东西:一部好作品的诞生,是作家在作家心目中跃升的标志

43.webp.jpg

  广西作家协会主席东西代表广西作家向聂震宁表达了致敬与祝贺,他们当中有聂震宁的同代人,也有曾经受聂震宁影响的年轻作家,更有聂震宁的倾慕者。

  “三十年前遥远的山清水秀、民风淳朴的地方,那个被我概括为‘没有语言的地方’,有幸被当时的河池青年作家聂震宁带进中国的文坛。他曾以一己之力拉高了河池的文学力量,曾让他的追随者从他的履历表中看到希望。”

  “当我读到《长乐》是‘一座城像一个人’的时候,我知道一部好作品要诞生了,是作家在作家心目中跃升的标志。如果过去他是在提升我们文学的质量,从这点开始他提升自己,虽然表面上他还是写者,但这个写者已经不属于聂震宁——好作家用写地域小说证明自己不再是地域作家。”

张艺兵:感受到聂震宁先生对文学的独特理解与表达

44.webp.jpg

  广西师大出版社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张艺兵表示,《长乐》的再版,表明聂震宁对自己作家身份的珍视,也体现了他对广西师大出版社一如既往的信任。

  “出版聂震宁先生《长乐》的1998年,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还在初创发展的起步阶段。20年间,广西师大出版社不断改革创新、开拓进取,从一家以教育出版为主的单体地方出版社发展成为一家具有成熟完整产业链的跨国出版集团,成为中国出版创新发展和‘走出去’的代表性企业。”

  “今天,我们再次温故《长乐》,仍然可以感受到聂震宁先生对文学的独特理解与表达,可以更好地理解其作为一个著名的出版人和阅读推广人的专业与执着。穿越20年的时空,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聂震宁先生始终没有离开出版传播和阅读推广的最前线。我们出版社有一句口号,‘为了人与书的相遇’,我们与全民阅读的倡导者与领读人聂震宁先生的合作,正是‘人与书的相遇’的一种美好体现。”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集团总编辑汤文辉主持研讨会

45.webp.jpg

QQ图片20190111194210.png

《长乐》1989年版

  据悉,《长乐》由“快乐的故事”“不快乐的故事”“森林的故事”三部分组成,其中许多作品形式有意味,叙述有创新,描写生动传神,语言幽默智慧,可读性强,引人入胜。所选作品既有对传统文化内涵的严肃探讨,又有对人生意义的深情叩问,既具有广阔而深刻的现实关注情怀,又富于冷静而睿智的哲学思辨,反映了作家内心深处的人文精神。(文字:黎金飞/ 照片:李显杨)




畅销书排行榜

八桂书网 | 当当网 | 亚马逊网

桂版获奖书籍>>

五个一工程奖

国家图书奖

中国出版政府奖

中华优秀出版物奖